您的位置:乐百家599手机首页 > 家居 > 广式家具: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谁来继承

广式家具: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谁来继承

发布时间:2019-04-28 15:47编辑:家居浏览(73)

      “我们见过古敦煌的壁画和雕塑,一定会为之惊叹:这是不朽的杰作。但这些作品的作者,当年都是社会身份低微的画匠和工匠,他们以一往无前的精神,锲而不舍的努力,成就了不朽的杰作,却连自己名字也没有留下,支撑着他们的精神支柱,正是艺进于道的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广作红木家具的精品,正是广作家具工匠心血的结晶,与这种艺进于道的文化精神一脉相承。”章文钦在演讲中,专门为历史上不知名的“工匠”们以及他们身上令人钦佩的“工匠精神”点赞,认为“工匠精神”正是中华文化精神的一种。

      过去谈到历史上的中外文化交流,众所周知的中国名产是丝绸、茶叶和瓷器,却少有人提到家具。实际在近代广州,作为中国古代家具三大流派之一的的广式家具,是当时非常流行的出口商品,也是中西贸易与文化交流的产物。

      6月30日举行的清代广作红木家具文化论坛上,文博界的多位专家学者介绍了广式家具蕴含的深厚历史、文化积淀,揭示了其中包含的工匠精神以及今天传承面临的困境。随着近年清代广式家具收藏、回流的热潮兴起,有专家呼吁,学界应该加强对广式家具的研究和挖掘。

      “高档的广作木器家具,在清代拥有一个刚需的国内市场,又拥有一个广阔的海外市场。”中山大学教授章文钦以清代广东十三行、明清之际中西文化交流史的研究著称,他指出,广作家具起源于明代,盛行于清代,清代广州存在一个巨大的家具市场,当时广州的家具店有竹器店、藤器店和木器店,广作木器家具用料十分考究,多为花梨、紫檀、红木等贵重木材。这些当年作为商品进口的广作家具,如今很多都成为文物现身海外的博物馆和文物市场,其中有部分款式为西洋风格,是由广州工匠为迎合海外顾客口味而制作出来的,与订烧瓷相类似,都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一种表现形式。

      章文钦介绍,当年广州的达官贵人、豪商巨富,都以使用这些广作木器家具为时尚。他还特别介绍,清朝内务府有广木作,每年由粤海关监督呈进花梨、紫檀、红木等珍贵木料作为用材,工匠也由粤海关监督在广东征调,再送进京。

      广州大学十三行研究中心主任冷东也从清代十三行的历史论述了广作家具的重要性。广州十三行是清代红木家具的销售中心,从制作工艺看,那时的广作红木家具主要有红木质地家具、漆器红木家具和镶嵌红木家具。当时的广作家具还是故宫家具的重要来源,通过输入宫中,再影响“京式”家具的形成。

      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馆长程存洁从通草画中也发现了广作家具的历史痕迹。其中,清代广作家具呈现了各种形态,有木制,有竹制,种类有八仙桌、凳、椅、茶几、博古架等。当时广作家具品类繁多,制作工艺精良,生产分工精细化,具有中西合璧的艺术风格。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馆长黄海妍认为,18、19世纪广州海外贸易的繁盛,“洋装”出口家具生意的兴隆,使得清代广东酸枝家具的形式深受西方文化艺术的影响,反过来,中国传统家具造型严谨、肃穆,榫卯结合,技巧精密的特点也融入到出口家具的制作中,受到西方人的喜爱。

      “我们见过古敦煌的壁画和雕塑,一定会为之惊叹:这是不朽的杰作。但这些作品的作者,当年都是社会身份低微的画匠和工匠,他们以一往无前的精神,锲而不舍的努力,成就了不朽的杰作,却连自己名字也没有留下,支撑着他们的精神支柱,正是艺进于道的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广作红木家具的精品,正是广作家具工匠心血的结晶,与这种艺进于道的文化精神一脉相承。”章文钦在演讲中,专门为历史上不知名的“工匠”们以及他们身上令人钦佩的“工匠精神”点赞,认为“工匠精神”正是中华文化精神的一种。

      黄海妍也认为,广式家具中蕴藏的“工匠精神”就是一种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精神,传统给了我们很多范例,但不能固守传统一成不变,既要坚守工艺传统,又要创新观念,在这个浮嚣的时代,这一点尤为重要和难能可贵。

      传统广式家具的第四代传人、广式硬木家具制作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杨虾当天也来到了现场,他曾说过,“我是闻着木屑香长大的”。他坚持用传统的工艺,但在观念上、造型上,秉承了广作家具善于兼容并蓄的传统做了不少改良。杨虾说:“我们的创新,都是在坚持中发展,既要融入现代人追求的舒适感觉,又要保持传统的工艺不变,比如传统广式家具的制作不用钉子,而是用入榫的技法,一直坚持沿用至今。”

      不过,跟许多传统技艺一样,广作家具也面临着传承的困境,杨虾说:“一个木雕工至少要三年才能出师,现在有谁能坐得住这个板凳呢?又有谁愿意花上几年时间来熟悉工具呢?”

      广东省文物鉴定站站长肖洽龙注意到近年清代广州外销艺术品的回流热现象,其中也包含了广式家具。他指出,虽然清代广州外销艺术品种类多,数量大,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艺术品大多销售并留存在海外,主要收藏在欧美国家,所以在国内未能得到足够重视。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对精神文化的需求日益增长,推动了这些外销艺术品重新回到大家的视野里,产生所谓的“回流”现象。目前,艺术品市场上的清代广州外销艺术品交易日益频繁,甚至出现了专门经营的机构和个人。

      美国洛杉矶艺站美术馆创办人林剑峰是海外藏家,他对广作家具在海外收藏的历史与现状比较了解。据他介绍,两百多年前,收藏一套中国家具是欧洲贵族时尚生活品味的象征。早期收藏广作家具的海外人士,很多都是喜欢中国文化的“中国通”,他们既钟情于家具的实用性,也对艺术品味很有兴趣,对他们来说,这些家具体现了异域的文化风情。到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广作家具再次形成大量出口的热潮,很多旅居国外的华侨热衷收藏广作家具,藏品寄托了他们思乡之情,还有不少则是热爱东方艺术的海外藏家。林剑峰很看好广式家具的收藏潜力,“从2010年开始,海外各大拍卖场都竞卖广作家具,近年广式家具大量回流国内,形成收藏热潮”。

      清代广式家具是海外研究和收藏的热点,冷东从学术的角度呼吁,加强对清代广式家具的研究是学界和家具界的当务之急。

    转载请注明来源:广式家具: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谁来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