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百家599手机首页 > 家居 > 五代相传一板一木造广式家具

五代相传一板一木造广式家具

发布时间:2019-04-28 15:48编辑:家居浏览(75)

      广式硬木家具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杨虾今年已经79岁,聊起广式家具的“威水史”仍中气十足,滔滔不绝。虾叔告诉记者,广式家具在清朝中期最兴盛。那时候广州有对外贸易优势,来自国外的木材资源丰富,用料上乘、雕工精细、雍容华贵的广式家具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在官府、富人间掀起了热潮,与苏式、京式家具并列为硬木家具的三大流派。“听说当时清朝还在北京专门设立广式家具造办处,请来技术高超的广州木匠师傅,制作精品专供朝廷。”

      广式家具工艺繁复,雕花图案雍容华贵,最兴盛于清朝中期,与京式、苏式家具并列为三大清式家具流派。

      一件纯手工的传统广式家具,用料上乘不掺其它木材,各个构件用一件木料雕成,绝不拼接,从开料到成品,往往要耗费两三年时间。

      广式家具胜在繁复,也“败”在繁复,在如今越来越迎合大众消费的红木家具行业里,精品化的广式家具工艺难觅市场出路,正在慢慢没落,掌握高超工艺的木工师傅也越传越少。

      杨虾是广式家具老匠人中的其中一个。对于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来说,本该颐养天年,但他仍然在努力。他将数十年的匠人手艺转化为设计的能量,把精力都投入到广式家具的设计上。

      广式硬木家具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杨虾今年已经79岁,聊起广式家具的“威水史”仍中气十足,滔滔不绝。虾叔告诉记者,广式家具在清朝中期最兴盛。那时候广州有对外贸易优势,来自国外的木材资源丰富,用料上乘、雕工精细、雍容华贵的广式家具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在官府、富人间掀起了热潮,与苏式、京式家具并列为硬木家具的三大流派。“听说当时清朝还在北京专门设立广式家具造办处,请来技术高超的广州木匠师傅,制作精品专供朝廷。”

      这段兴盛期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初时期,做家具的大师云集广州,当时的广州酸枝花梨同业工会有5000多名会员。做木工,仍是众多手工业中最吃香的行当之一,“我曾祖父就是在那时入行的。当年的手工业很多都是子承父业、一代传一代,一门手艺成就一个世家。我们几代人都在惠福路、大德路一带做家具,整一条街都是家庭作坊。如今,传到我儿子这一辈已经是第五代了”,虾叔说起家族传承很是感慨。

      虾叔出生在抗日战争年代,童年时爷爷、父亲的刨子、挑刀就是他的玩具。到了十二三岁,他正式开始跟随父亲学做木工,“那时候社会动荡,广州对外贸易受阻,人们饭都快吃不饱了,哪里还追求高级家具。说实话,做木工真的赚不了几个钱,可又没有别的门路,只好跟父亲继续做。”在虾叔看来,虽然当时行业有所下滑,工艺传承、人才培养仍相当严谨。他回忆,像他这样从小跟父亲学的比较有优势,可以直接注册入会。但对于其他普通学徒来说,则有严格的工艺考验和时间门槛。

      广式家具工艺流程很复杂,有开料、造料、雕花、刮磨、组装、上漆六大工序,每个工序下又细分许多步骤,一个大工序反复练习上一年半载十分平常。“这样算下来,做学徒至少要4年,还要‘挨师’(业内行线年。师傅认为你及格了,就带你去同业工会入会注册,得到大家的认可,这样才算真正出师”,也就是说,按照传统行规,从学徒到正式成为木工,至少要花5年。

      虾叔生长在木工世家,从小耳濡目染,加上勤奋认真,木工活的功底十分深厚。1958年公私合营,虾叔进了胜利酸枝家私合作社(现广州木雕工艺家具厂的前身)当木工,4年后就被选派到广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参加培训,花了一年时间学习家具设计。这一年的学习,让虾叔真正了解到家具设计的含义,原来不但家具款式可以百般变化,雕花图案更是繁复多姿。虾叔开始专攻设计,从单纯的木工变成了广式家具工艺师,在合作社担任设计工作。

      上个世纪70年代,广州木雕厂组织员工打造一套能代表广式风格的家具。当时虾叔已经是木雕厂的设计室主任,苦思冥想下,他参照北京颐和园的九龙壁,确定了“九龙床”(三人坐的沙发)的构思,带领着团队用了半年设计图纸,再召集老师傅们制造,前后共花费了近两年时间。广式家具用料多,造型重,木材不掺用,图案设计不但要美观大气,还要考虑到雕刻难度。在这个基础上,要在两米大床的靠背上设计出九条形态各异的飞龙实属不易,全凭杨虾和团队成员们的积累和摸索。

      1973年,“九龙床”在广交会上展览时引来了无数外商竞购,最终以26.5万元高价卖出。虾叔告诉记者,当时木料、工艺和人工成本大概3万多元,没想到一转手就翻了差不多9倍,创了这么多的外汇,厂里上下都很高兴。从此,杨虾因“九龙床”一炮而红。虾叔名气越来越大,逐渐成为广式家具工艺大师。

      现在面对这个名头,虾叔仍然有点不好意思,“在学设计之前我只是普通的一名木工,没什么名气,后来懂得设计才发现了另一番天地。有扎实底子,又会广式家具设计的人真的很少,我只是比较幸运而已。”

      “现在硬木家具都是机械生产了,以前可都是靠自己一手一脚做的,特别是‘介大木’(即刨木),两个人拿着一把锯子锯了半天只是刨开一点点。那种辛苦啊,我现在都还刻骨铭心。我入行时已经没什么年轻人愿意做木工了。你问我当时有没有后悔入错行,我觉得幸好当时没想太多,一心只顾养家糊口,坚持了下来。现在我快80岁了,还是不愿退休,天天设计家具样式,回头想想,发现我是真的喜欢木工这一行。只要身体不影响,还会继续做下去。”——杨虾

      杨虾:以前在厂里还偶尔下工厂,退休之后就没做过了。不过我也没闲着,从木雕厂退休之后开了自己的家私店“名匠居”,到现在还在设计广式家具。

      杨虾:广式家具的最大特点就是工艺繁复,正因为工艺成本高,行业占比拼不过其他流派的红木家具。现在卖的广式家具都偏向简单,生产一套家具只需要短短两三个月,不再不计成本地投入,所以基本没有精品了。行业对木工的要求也低了很多,市非遗中心问我为什么不带徒弟,我试过,可是带不下去。现在的徒弟学了一两年就出去接活,其实只懂得些皮毛。我儿子现在也是主要跟我学习设计,工艺流程他懂得原理,但要落手落脚做估计就很难了。

      杨虾:谈不上很惋惜吧,市场要这样发展,这是难以扭转的。不过,我还是很希望可以保留住广式家具的宝贵工艺,手写了一份广式家具的历史背景和工艺介绍资料。如果真的有心传承,希望有关部门能帮助广式家具工艺进入专职甚至大学校园,通过开启课程吸引更多年轻人的注意。

      “广式家具工艺太复杂了,一时半会很难教会你什么,只能来个最简单的刮磨吧。”听说记者要体验做木工,虾叔哭笑不得。按照工艺流程,家具雕好花之后就可以打磨。虾叔拣了一块约半米长、半个手掌宽的平整长木头,又拿了一张砂纸,“先磨个最容易的。这是240号砂纸,我们又叫粗砂纸。”虾叔教记者顺着木纹来回打磨,绝不能逆纹,一直磨到摸上去不刮手为止。这倒不难,比较花力气而已。

      磨好后,虾叔来检查,“唔,差不多了”。然后又递来一张砂纸,“这是480号砂纸,比刚才的细一点,继续磨吧”。小记有点诧异:“磨个木头还这么讲究啊?”“肯定了!不然怎么要学5年才出师”,虾叔的语气不容置疑。然而更加繁复的还在后头。通常刮磨完是安装,然后才上漆。记者手上这根木头只是试手的,直接就能上漆了。虾叔教记者在木头表面上一层生漆,晾干之后又拿来更细的600号砂纸要继续打磨。上一层生漆磨一次砂纸,来回起码六七次。最后记者手臂酸软,不得不投降。

      虾叔笑着说,“告诉过你这是最简单的,如果是打磨雕花,还得把砂纸折细抠进花纹里磨,先按雕纹磨,再顺木纹磨,功夫是磨平面的好几倍呢!”

    转载请注明来源:五代相传一板一木造广式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