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百家599手机首页 > 娱乐 > 谢尔顿的明天不再来临 美著名畅销书作家逝世

谢尔顿的明天不再来临 美著名畅销书作家逝世

发布时间:2019-03-23 18:24编辑:娱乐浏览(115)

      美国著名畅销书作家西德尼·谢尔顿在当地时间本周二下午,因肺炎并发症逝世,享年89岁。他的《假若明天来临》等作品不仅在美国家喻户晓,在二十多年前的中国也曾引发一阵阅读风潮,其当时在中国的知名度远非今天的丹·布朗能及。但此后,随着更多的外国通俗小说的引进,“谢尔顿热”在中国逐步降温。

      西德尼·谢尔顿是一位不被“高雅”的评论家们看好的美国通俗文学巨匠。他早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二战期间曾在美国空军服役,退伍后为百老汇写剧本,曾获戏剧“托尼”奖和电影“奥斯卡”奖。

      在他52岁创作第一部小说之前,他已经写了200部电视剧本、25部电影剧本和6部百老汇戏剧。他1970年发表第一部长篇小说《裸脸》,随即获“爱伦·坡”奖。他的小说大多以西方上流社会的活动为背景,主人公很多都是自强不息、与社会作决死拼斗的女性,对强者的推崇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气息。谢尔顿是一个故事大师,他小说中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一波三折、悬念丛生,时空跨度大、人物多、涉足领域广,读罢有酣畅淋漓的感觉。主要作品有《天使的愤怒》、《滴血的钻石》、《假若明天来临》等。

      谢尔顿一直坚持高龄创作,而且始终保持着创作的巅峰状态。他87岁时出版的第18部小说首次印刷就达75万册,甚至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上排在第三位。据吉尼斯世界纪录记载,谢尔顿的作品是世界上被翻译得最多的,销售量达3亿本之多。

      在两年多前,老人在接受美国《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说,他的自传已进入收尾阶段。

      对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西德尼·谢尔顿甚至比当下很多活跃的美国作家更让他们记忆深刻,用文学评论家、资深出版人黄集伟的话说,他当年在中国比今天《达·芬奇密码》(blog)的作者丹·布朗风光多了。

      在他之前,中国引进国外文学时一般都是引进经典作品,西德尼·谢尔顿是第一批把美国流行文化带入中国的外国作家。“那时候看他的书觉得很新鲜,能让我们了解当时的美国人在干什么,而且阅读起来轻松。尤其中央电视台后来播出了《假若明天来临》的电视剧,更是让西德尼·谢尔顿红得发紫。”黄集伟说。

      译林出版社(blog)译文编辑室负责人施梓云告诉记者,他们是中国1992年加入国际版权公约后第一个通过正规渠道把谢尔顿作品引入中国的。“我们先是在《译林》杂志上发表了《天使的愤怒》,读者反响如潮。紧接着,我们又出版了单行本,发行超过10万册。当时,他的书是绝对的畅销书。”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谢尔顿热”在中国逐步减弱。施梓云说,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国外其他通俗小说的引进,西德尼·谢尔顿一枝独秀的局面结束了。尤其是2000年以后,西德尼·谢尔顿逐渐被人遗忘。

      记者从书店了解到的信息也证实了这一点。中关村图书大厦从2003年5月底至今只销售过谢尔顿的《灭顶之灾》一本书,而且销售情况不是很好。而王府井书店,目前也只有《天使的愤怒》仍在销售,其余品种卖光了后就没再进货。在当当网,记者只看到谢尔顿《灭顶之灾》这一本书,在卓越网,除了《灭顶之灾》,还有《天使的愤怒》在售。

      虽然销售情况不好,但译林出版社认为人们的怀旧心理会再次促成“谢尔顿热”,目前他们正在编辑《西德尼·谢尔顿文集》,共8本,既有比较经典的老作品,也有2000年后他出版的新作品。据悉这部文集将在今年下半年推出。(赵明宇)

      另据《新京报》综合报道89岁的美国通俗小说作家西德尼·谢尔顿于本周二去世,留下的是无数的剧本、小说和超过3亿本的销售量。他曾以《天使的愤怒》、《假如明天来临》等作品为中国读者所熟悉。评论家止庵(blog)表示,谢尔顿和马里奥·普佐以及《航空港》的作者阿瑟·黑利一样,可以被视为中国当代“通俗小说之父”。

      青年时代的谢尔顿在美国百老汇、电影业和电视业炙手可热,后期则一跃成为畅销书作者,作品被翻译成51国文字,畅销于108国。多产的他一共创作了17部长篇畅销小说,其中8部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还有24部电影剧本、6部百老汇舞台剧以及3部电视连续剧。

      50岁转向长篇小说写作以后,谢尔顿达到了事业的顶峰。其长篇小说处女作《裸脸》(The Naked Face)获得了埃德加·爱伦·坡奖。其后大部分作品如《血缘》(Bloodline),《游戏高手》(Master of the Game)等都是《纽约时报》和全美畅销书的冠军作品。此外,他创作的连续剧《I Dream of Jeannie》还给他带来了艾美奖杰出喜剧作品成就奖。

      谢尔顿的小说大部分是以与充满敌意的世界做斗争的坚强女性为主角的,他本人则表示从未刻意要将女性放在书的中心位置。他在最近的一次访谈中还表示,自己反对所谓的“愚蠢金发女郎”的偏见。“之所以我的女主人公们都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吸引人的个性,那是因为她们反映我生命中认识的女性。”

      谢尔顿从不将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写进小说,在一次访谈中,他说:“我习惯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雇个司机拉我到处转悠,一次在瑞士的一处偏远山地中,我问我的司机有没有一个好地方可以埋葬尸体,结果回应我的那张脸让我永远无法忘记。”

      据评论家止庵介绍,谢尔顿的作品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被译介到中国,有的甚至还没有正式版权,其中知名的代表作是《天使的愤怒》和《假如明天来临》。“他的小说具有西方通俗小说的基本元素,背景多是上流社会,情节起伏,人的命运跌荡,读着‘很抓人’”。但他认为,谢尔顿的作品比起《教父》的作者马里奥·普佐还少了些回味。

      谈到谢尔顿在中国的影响,止庵称,他和马里奥·普佐以及《航空港》的作者阿瑟·黑利一样,可以被视为中国当代“通俗小说之父”,他们的作品是通俗小说的“教科书”。“今天,中国通俗小说占出版物的很大比例,多少归功于他们。”(金煜 曹雪萍)

      《追风筝的人》未映惹争议 阿富汗童星自曝受骗2007-01-14 16:53:11

      “非哈利·波特年”世界书市盘点:非英语热卖2006-12-31 14:46:27

      《断背山》原著收入安妮·普鲁小说集引进内地2006-12-21 11:46:24

    转载请注明来源:谢尔顿的明天不再来临 美著名畅销书作家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