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百家599手机首页 > 娱乐 > 绿城宋卫平:假如明天来临

绿城宋卫平:假如明天来临

发布时间:2019-03-23 18:25编辑:娱乐浏览(60)

      打造成明星企业;不屑者认为他棋走险招,偏执激进,独断独行,只为富人服务,推高房价;中性一点的评价是:赌性强、造房子是好手。

      这些评价,很难和一个穿着不怎么讲究、总是笑眯眯的人联系到一起。说到房子,宋卫平喜欢讲的是建筑与人、自然、社会的关系,立志于要在城市中留下美好的建筑,看不出他是那个正身处风口浪尖上的大地产商。

      6月8日下午,刚开完股东会的浙江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在杭州玫瑰园酒店咖啡厅的老位置休息,一包万宝路、一杯加冰可乐是“标配”。吞云吐雾间,他对财新记者说:“绿城没那么容易死。”

      一个小时之后,在咖啡厅隔壁的会议室,宋卫平对外宣布,绿城中国()用24.6%的股权换来了50.98亿港元的“救命钱”,港企九龙仓(00004.HK)成为绿城第二大股东。三年后,绿城若无力赎回价值25.4亿港元的可换股证券,九龙仓将取代宋卫平,成为绿城中国的大股东。

      宋卫平首次公开低头,承认对调控判断有误,绿城一直以来的高速度、高负债发展模式应该纠正。

      至此,外界普遍以为绿城补血成功。但仅仅两个星期之后,宋卫平再次现身新闻发布会,宣布将旗下九处优质项目的一半股权卖给融创中国(01918.HK),作价33.7亿元。

      面对调控深寒,宋卫平断臂自救,可谓惨烈。“狂人”宋卫平转身尺度之大,尽显谦卑与无奈。

      看似云淡风轻,但宋卫平的倾诉中,满是对调控政策的不满:“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改革开发的重要内容,现在这部分富人的消费,为什么要压制呢?”

      让绿城陷入资金焦灼的,正是本轮调控政策中的限购限贷政策,尤其是限购政策直接打压了改善性住房的购买力,而“大面积、高总价”的住房正是绿城的核心产品,占其总供应量的四分之三左右。

      从第一个产品开始,宋卫平就将绿城的消费对象定位于“先富起来”的人。过去的十几年里,浙江的富人数量和买房冲动,执全国牛耳。

      绿城一直走高端路线,以杭州为中心,辐射全国,御园系列、玫瑰园系列、玉兰系列是其品牌。此次让渡给融创中国的项目股权,即包括绿城上海黄浦湾、绿城上海玉兰花园、绿城苏州御园、绿城苏州玫瑰园、绿城无锡玉兰花园、绿城无锡太湖项目等核心项目。

      宋卫平掌管的每一个项目,大到定位策划,小到景观布置,都亲力亲为,“我不是只做审批和提意见的工作,而是像一个发动机,自己想出来创造出来,然后让人去执行”。

      绿城的杭州桃花源项目,就是他颇为得意的作品。宋卫平按照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寻找设计灵感,整个小区大隐于市。马云等很多浙江名流都是桃花源的业主。与之相应的是不菲的价格,桃花源中式别墅十锦园的一套四合院价格就超过了1亿元。

      然而,高售价没有带来高利润。在调控导致的行业萎靡中,绿城的低利润率和高负债率,让用数据说话的资本市场避之不及。这让宋卫平难以接受:“我们的产品这么好,我们的团队这么强”

      宋卫平本不是生意人。他从杭州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在浙江舟山做党校教师。1987年,因为当时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他被停课,后来南下珠海打工。1994年,37岁的宋卫平回到杭州,和大学同学寿柏年等人筹建绿城公司,开始了造房生涯。

      宋卫平起初也没有把事业做得多大的规划,只打算做个三五年,赚到几百万,“就找个地方养老。”后来自然是刹不住车。他曾说:“后来的努力和认真,已经有违我懒散的做事风格。”

      对宋卫平的商业理念影响深远的是松下幸之助。从日本“经营之神”身上,教师出身的宋卫平称自己找到了做企业的意义和方向。

      为什么要赚钱?赚钱干什么?会对别人和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松下幸之助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是:“促进社会繁荣,才是企业赚钱的真义”“赚钱是整个社会不可缺乏的义务和责任”“获得利润的企业往往也能同时使社会获得利益” 这些答案,让宋卫平身上的文人清骨有了安放之处。

      但松下幸之助的另外一个观点,宋卫平长久以来没有贯彻,那就是“企业的使命和社会责任是创造更好的东西,以更便宜的价格供应给大家”。

      宋卫平常常自辩说,绿城房子价格高,原因在高企的地价。然而,激进抢拍高价地,也正是宋卫平自己的选择。鸡生蛋,蛋生鸡。2009年行业复苏之后,宋卫平看好后市,在那一年斥资约400亿元大举拿地这些地后来越来越烫手。

      去年年底以来,通过一系列的项目腾挪,绿城剥离了近十个项目,这中间就有当时高价拿下的地块。此番又将九个项目的一半股权卖给融创中国,宋卫平开始强调:“绿城将来发展的重点是建设保障房和农民工住房。”这话出自绿城宋卫平之口,令人唏嘘。

      保障房建设只能赚取3%的管理费,利润极薄,但这些对绿城来说,是“保证有项目可做熬过寒冬”的权益之举。宋卫平认为,在非常的市场环境中,建这样的房子,不用担心市场,还可以储存绿城的能量。

      宋卫平后来在公司内部动员员工参与保障房事业时说,爷爷一辈以上是农民的人举手。举手的人超过了三分之二他将之称为“爷爷工程”。

      宋卫平喜欢桥牌、围棋、象棋、乒乓、篮球、足球。有输赢的东西他都喜欢。他花巨资养着永远亏钱的中超球队。天蝎座,A型血,宋卫平有着非典型性的偏执。

      在中国民营企业中,创始人的个人性格往往在企业中有着深深烙印,绿城也不例外。今年“五一”期间,一位绿城老员工写给宋卫平的万言古文《谏宋公疏》在业界流传。这位绿城旧人,从企业管理角度对绿城的“人忧、治患、略虑”三个方面,直指眼下绿城危机。

      治患方面,“”陈绿城弊端:“以宋公为全师、事于形而怠思行、计粗而行疏,赏罚不明”。上书者自称在绿城工作两年多,“鲜见据理直谏之言,鲜闻忧公缜思之策”“言必称‘宋总说’者日众,甚之者竟以‘最高指示’为文之开篇”“绿城之治,多倚于人而非系于制”。这位作者对宋卫平警告说,“诸事皆以公为全师,绿城大患也”。

      绿城目前的管控模式,是几个主要领导各自全权分管部分项目,宋卫平手中目前有几十个项目。财新记者问他具体负责哪些工作,他答:销售、管控、奖金、经纪人、培训、价格、产品特征和卖点、开工进度、项目里重要的景观场景、产品的研发等。

      宋卫平说,他每个月至少会去一两趟工地,特别费鞋。他会具体管到地板的使用材料、砖的厚度、石料的颜色、门窗的角度

      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曾讲过一个小细节:宋卫平陪他参观杭州四季酒店,穿越连廊时老宋蹲下来,摸着廊柱说,再往外挪十公分,就压在两块砖中间了,好看,两个人也可以并肩走了。

      宋卫平个人行事风格对绿城的影响之大,业内少见。7月3日举行的绿城半年工作会议上,宋卫平怒斥“绿城的(成本)管控够烂的,已经到了不能再容忍的地步”。事实上,让宋卫平不能容忍的成本管控问题,应该说也正是他一手促成的。宋卫平在做项目时有一句口头禅,“这花不了几个钱的”。此前有项目工作人员提出降低成本的意见,宋卫平回复“成本高低、赚钱多少,不是你们关心的,你们只要做好产品就行了”。“品质为上”不能算错,但成本意识的淡漠也因此蔓延于整个公司。

      面对别人对他事无巨细的质疑,宋卫平果断地回应:“没有人有资格评价我的工作方式。到底怎么管最好?这不好说。”

      宋卫平面相富态,说话的时候会习惯性地闭上眼睛,他也会停下来仔细听别人的问题,但更多的时候,他是陷入自我思考和阐述的喃喃之中。

      “一言堂”模式下运行了十几年,但宋卫平并不认为自己的强力控制对绿城的发展是弊端,“你以为强加思想给别人是容易的事情吗?正确的观点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同”。

      历次行业洗牌,绿城都在风口浪尖。本轮地产调控进入深寒时,所有的目光又都投向业内负债率最高的绿城。

      如何应对?宋卫平说,一般的寒冷,只是多穿点衣服,现在要多想些办法,生火、运动、不停地吃、多休息等都是抵抗严冬的方法。

      宋卫平动员公司全员卖房,自己也亲力亲为,在多个场合兜售绿城的房子。为卖房陪大客户喝酒不算什么,他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直接给提问者打8.8折。同为嵊州老乡的马云号召阿里巴巴员工团购绿城的房子,浙江的地方国企、SOHO中国、九龙仓等或接手项目或入股。

      前后接盘绿城十个项目的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说,绿城有难,有人愿意帮。为什么?“因为绿城做了很多好项目。”孙宏斌更拿出他之前经营顺驰房产失败的例子说,“在顺驰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没有得到帮助。”

      艰难挺过2008年行业萧条的宋卫平,在这一轮宏观调控中终以惨烈的方式自救。卖股权、卖项目的“割肉清仓”之举,引入九龙仓,甚至面临放弃第一大股东的可能,转身尺度之大让熟悉宋卫平的人惊讶。

      此前,宋卫平将绿城房产数十个项目的管控权划转至绿城建设,宋卫平对此的解释是“方便自己管理”,但是,将上市公司资产管控权的随意划转,引得外界诟病。再加上他个人上市公司股份稀释,优质资产转让,有评论称“宋卫平在布局下棋”。

      “2008年宋总卖项目和辞退员工的时候,还有点不舍和心痛,这次却很淡定。”宋卫平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宋卫平的解释是,企业不应该老是处于一个不确定的、风雨飘摇的、不晓得明天会怎样的状态中。

      引入九龙仓,宋卫平不再能一人独断,“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买地,什么情况下不能买地”,有了约定。深知宋卫平对绿城影响力的九龙仓也在协议中约定:宋卫平至少在绿城还要工作五年。

      五年之后,宋卫平60岁。宋称“知天命”的自己会尽力让绿城更稳健。但他还表示,绿城收缩是“限购调控的非正常情况”下的不得不然。渡过眼前难关后,绿城会不会依然激进?

      浙江绿城房地产集团董事长。浙江绍兴嵊州人,出身贫寒,自小随父母到舟山群岛谋生。1982年,宋卫平从杭州大学历史系毕业,在舟山党校担任历史教师。1987年离开党校到珠海打工,1994年返回杭州,向朋友借款开始投资房地产。创办于1995年的绿城集团迅速奠定浙江房地产业龙头地位,并于2006年7月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他还投资有杭州绿城足球俱乐部。

    转载请注明来源:绿城宋卫平:假如明天来临